不渡

我以为画皮难描骨

赌约 【仏英】

         2:1后爆肝产物
        只求自己一时爽,人物OOC至极产物
        还愿意看下去的都是小天使,给你们比心哟~
         以下正文,祝各位食用愉快QWQ

         英/国和法/国打了一个赌,就在今年年初的时候。
         那原本是最平常不过的一次世界会议。英/国一如既往地反对着美/国的意见,中/国一如既往地忙着劝架,德/国一如既往地胃痛不已。这一切不同的,是法/国的一句话。
         “哥哥我似乎很久没有在世界杯赛场上看到小亚瑟了啊。”
         “闭嘴你这个胡子混蛋。”原本冷静的绅士立刻反唇相讥,“是我家的三狮军团很久没有看到你才对吧。”
         “是吗”,弗朗西斯说,“可是哥哥我上次见到你,已经数不清过了多少年了啊。这么多年,你家的三喵军团怕是连四强都难进吧?”
          “……”
          “有话好讲君子不动手的阿鲁。”

          之后的赌约似乎便顺理成章。
         “你等着瞧吧红酒混蛋。”脸上挂了彩的绅士道:“就等着我家的三狮军团踢进决赛再打败你吧哈哈哈…”
         “那哥哥我就等着在决赛场上看到你的三喵军团啊。”弗朗西斯的脸上血痕也没有多轻:“别让哥哥我等不到才好。”
         “你说什么啊Baka。”
          “来打赌吧小亚瑟,”弗朗西斯道,“就赌你家的三喵军团能不能在今年的决赛场上和我家球队相见。”
         “这还用说?”一个标准的英式白眼,“不止能见到,我家的三狮军团一定会在决赛场上打败你这只高卢雄鸡的。”
         “可是哥哥我怎么觉得,今年还是见不到啊?”
         “……”
        “刚刚不是已经消停了吗阿鲁。”

         那时亚瑟还对弗朗西斯的话不屑一顾。而现在,他开始怀疑那混蛋是不是个拥有强大魔力的预言家了。
         分明开始时一切都同他的预测一样。英格兰队的球员在世界杯的赛场上一路胜利向前,而这也着实给了他不少与弗朗西斯互相嘲讽的机会。但就在这个决定了他胜负的关键决赛里……
          ——英格兰输了?
         亚瑟几乎大脑当机地看完了剩下的比赛。待到2:1成了定局之后,他忆起了自己当时那气势汹汹的赌局,再想想弗朗西斯的嘲讽…
         ——哦上帝,我能不能把当时那个立下赌局的自己揍一顿。
         亚瑟面色僵硬地随着大批英格兰球迷向外走去。精灵小姐在他耳边说的话也几乎被自动屏蔽。他只感到自己整个人尴尬欲绝,只有“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不停地围绕在他的脑子里。
         精灵小姐看了看已经忽视了她的亚瑟,有些愤怒地离开了。
          “哼既然这样那我也不要告诉你弗朗西斯在你后面好了呢。”精灵小姐这样想着,决定自己回家去睡一觉。

        弗朗西斯原本跟着伤心的英格兰球迷一起向外走。但人群中某人的低气压实在过于明显,他便干脆跑了几步,悄咪咪地跟在了亚瑟的身后。
        他身边的英格兰球迷不算少。他们曾在俄罗斯的街道上为6:1而欢庆以至于警方恨不得用闷棍敲昏他们以还世界清净;也曾为三狮军团在点球上的突破而激动落泪;而今他们却是每个人都沉闷不言,只向外走去。
         亚瑟进了家酒吧。“这小少爷的酒量可不怎么好啊。”弗朗西斯这样想着,便也跟了进去。
         他在亚瑟的斜后方坐下。这酒吧里的人不消一会儿便多了起来——都是画了白底红十字的英格兰球迷。他们互相拥抱安慰。
         “嗨伙计,我觉得咱们三狮军团真是太棒了不是吗?”
         “当然,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们,总有一天,他们大放异彩。”
         若是人多,悲伤消极的情绪便难以维持蔓延。很快,酒吧里响起了干杯声。
         “为我们勇猛的三狮军团。”
         “为英格兰的‘快乐足球’。”

         弗朗西斯看着仍然闷头喝酒的亚瑟,他酒量不好,众所周知。没过一会儿便露出几分醉意来。但万幸,他这闷酒没能一直喝下去。
         有人走来举起了酒杯:“嘿,”那人说,“来干杯吧伙计,敬我们令人佩服的三狮军团!”
        “是这样,”亚瑟举起了酒杯,“敬他们,我们英/国的勇士。”
         “但是,”他又低下了头去,低语些什么,那人疑惑地瞧瞧他。弗朗西斯走上前去,“抱歉先生,”他说,“我想他是喝多了。”
         他走到亚瑟身边去坐下。纤瘦的岛国还未曾醉到神志不清,听到声音不由抬眼看看。见到是他靠近便低骂了一声:“胡子混蛋啊。”
         “嗯。”弗朗西斯道:“输场球赛,小少爷就这么想不开啊?”
         亚瑟瞪他:“谁是因为输给你才来喝酒的啊?我是为我家勇猛的三狮,是三狮军团不轻易认输的精神才喝的酒啊。才不是因为赌约呢。”隔了一会儿,他又道:“真的不是因为你啊BakaBakaBaka...”
        “是是是。”弗朗西斯去抱他,“不是赌约,是因为你家的三狮。”他着重了“狮”字,惹得亚瑟露出点笑意,“快回酒店睡觉吧小少爷,都已经深夜了。”

         他半抱着亚瑟从座椅上离开。路过酒吧中厅时听到了人群激昂的宣言:“明年,我们一定会踢进决赛,与那高卢雄鸡一较高下,就让他们等着吧!”
         弗朗西斯几近无奈,他对着已然醉得不清的亚瑟低语:“你家的人怎么对我就有那么大的敌意啊?”
          ——都醉得忘了世界杯四年一届还心心念念地要打败法/国。他暗自诽腹,抱着亚瑟离开了酒吧。
         半路上亚瑟偶有言语:“我家三狮军团明年一定进决赛,一定。和你,赢……”
         弗朗西斯便问他:“你怎么就那么想你家三狮军团近决赛啊?”
         亚瑟一愣:“当然是因为赌约啊才不是想和你比肩呢,才不是啊Baka。”
        弗朗西斯便笑笑,不再说话。

         然而亚瑟不知道的是,在那个陌生人来同他喝酒的时候,弗朗西斯便已走到了他身边,自然将他的碎碎念听得清清楚楚。

        【“但是,”他又低下头去。】
          ——但是我分明用大不列颠的魔法许了愿啊。
          ——我希望我能再度站到与他平齐的地方。这地方距离我上次到达,已经过了太久了。
          ——我不想等了。他大抵也同样如此。
          ——若有可能地话,就在今年吧。就让我在决赛场上同他相遇吧。
          ——这分明是我许的愿啊。魔法,怎么又会不灵了呢?
         “真是拿你没办法呐,”那时,劝走了那位陌生人的弗朗西斯道:“只好让哥哥我再等你四年喽。”
         “但是这次”,弗朗西斯看着亚瑟,“就由哥哥我先替你报仇罢。”
        对面酒吧里的克罗地亚球迷忽而感到心头慌得一批。

         待到弗朗西斯将亚瑟带回酒店时他已经睡得熟了。他把亚瑟放在床上,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晚安,我的小少爷。”
         ——“我会再等你一个四年,但这次,就先看我的吧。”
        弗朗西斯笑着这样说。

Fin

嗯,希望各位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多多评论啊好让我知道不止我一个人因为英格兰的2:1而伤心欲绝【不是】
最后让我们一起祈祷法叔夺冠为眉毛报仇QWQ
【但愿我不是一口毒奶.jpg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