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渡

我以为画皮难描骨

承诺 【仏英】

        恭喜法叔夺冠QWQ
        激动产物,人物OOC严重
       前篇请戳主页食用
       内有直球英的存在,注意避让
       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天使,我给你们比心哟~
       以下正文,祝各位食用愉快

     弗朗西斯听到那结束的哨响时,几近激动地抱住了身边的人。
        亚瑟·柯克兰——那位向来冷静的绅士,而今也已压制不住自己的喜悦,他同样热情地回抱了弗朗西斯。四周的法/兰/西球迷已经拥抱成了一团。他们互相吻着对方的面颊,眼中满是对那支年轻球队的自豪。

         “小亚瑟啊,”弗朗西斯在绅士的耳边道,“怎么样,哥哥我答应帮你赢回来,没问题吧?”
        亚瑟轻哼:“是啊,可是这冠军你也拿不了多久了。”
        “好好抱着这个奖杯吧。”亚瑟道:“毕竟四年后,它就不会再属于你了。”

         “是吗?看来小亚瑟对打败哥哥我很有信心啊。”弗朗西斯看着面前人碧色的眼眸,“那当时是谁输了球那么伤心啊?”
          “才,才没有伤心呢Baka。”年轻的绅士皱起了那对粗眉,“不论怎么说,我家的三狮军团才是最厉害的。”
        弗朗西斯不置可否:“那哥哥我就拿着那大力神杯,”他看向法/国队手中捧着的奖杯,“等着小亚瑟你,和你家的三、喵、军、团来拿了。”
         “不过,哥哥我还要等多久呢?”

         于是年轻的绅士便不再言语了。过了许久,他才喃喃道:“四年,不,就下一届欧洲杯,我一定让你把冠军的位置拱手相让!”
         绅士看着面前的男人:“你等着吧胡子混蛋,下一届我一定和你决赛场上见,然后让你亲手捧着奖杯把它送给我。”
         “是吗?”那好看的男人笑着,“我很期待,小少爷。”
        “不过现在,我们或许该好好地庆祝法/国队的胜利啊。”

          他们两个人从看台上走了下来。法/国队那些年轻的球员们捧着那金色的奖杯,见到他们后连忙立正站好。
         “胡子混蛋啊,”亚瑟道:“你不觉得你家的球员有些太严肃了么?”
        “毕竟不是谁都会踢那种‘快乐足球’的呐。”弗朗西斯说,“而且他们也乐于接受这严肃的训练。”
    
         当然,亚瑟并不知道球员们内心的想法。

         就好像他并不知道在他输了那场比赛后弗朗西斯曾怎么安慰过他;不知道那天过后法/国意识体本人一改以往那对谁都无所谓的态度,几乎发狠地训练那可怜而无辜的球员——只是为了让他们能毫无悬念地打败克/罗/地/亚,让法/国赢个漂亮。当然,这或许更是为了给他的小少爷报那被人超了一球的仇。毕竟在那个夜晚,他曾对着那一醉不醒的亚瑟说过“帮你赢回来”
        当然,这认真训练的用处不小。法/国队在这场决赛里赢得漂亮,比赛结束后,现场的欢呼声和掌声几乎要掀翻了天。

         弗朗西斯看了看比分:“我倒是没想过,这比分会拉开这么大。”
          “这不是你最爱说的吗,天佑法/兰/西。”亚瑟看他:“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恭喜你。”
         弗朗西斯看他:“小亚瑟,哥哥我突然发现,能和我打成平手的,这么多年来只有你而已啊。”

         只有英/格/兰了。
         从当年的百年战争开始,或许更早,他们两人便已形成了这种关系。在外人看来,他们吵吵嚷嚷,几乎难以平和地说话;然而那却是他们最好地相处模式——能同英/格/兰战成平手的,多年来唯余一个法/兰/西;而能护着法/兰/西的(1),也不过一个英/格/兰罢了。无数个百年来,他们便是这么互相争吵,互不认输却互相扶持着走来的。
         以后,他们也会这么一直地走下去。

       手机的声响打断了年轻绅士的出神。亚瑟看了一眼:“弗朗西斯,有人说你们有两个球不过是靠着幸运赚来的。”
        弗朗西斯挑眉:“那就让他们说去吧。”
         “哥哥我到底是怎么赢得,只要小亚瑟你知道就够了。”
         “是,我知道。”亚瑟看着那张漂亮的面孔:“这是你们自己赢来的。”
         “你赢得很漂亮,弗朗西斯。”绅士的脸已经红得不像样,弗朗西斯看着,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啊Baka。”亚瑟道:“我只是陈述事实,才不是夸你呢BakaBaka…”
         “如果是事实的话,”弗朗西斯故作沉思,“那我觉得小少爷你可能不是太能了解。”
         “我认为,”弗朗西斯认真地提议:“我们大概可以到酒店去。”
         “这样,哥哥我才好让你更好地体验到法/国队的厉害。”
         “尤其是射门的准头。”他道,“那可当真是无人能敌啊。”
         “……”
         “那我还真是非常期待了啊。”一个英式白眼:“就当是……”
         “祝贺法/国夺冠的礼物吧。”

          “刚刚那个飞奔而过的是祖国先生吧?”
          “或许是?”
          “那他身边的那又是谁?”
          “大概就是,法/国先生拼尽全力想要哄开心的人吧。”
          “毕竟是因为对他的承诺,我们才被迫接受了那么多可怕的训练啊。”
Fin

(1)注:指的是二战是英/国对法/国的帮助。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