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渡

我以为画皮难描骨

江氏家书.序

        在我心里,晚吟是个很难对别人敞开心扉的人。

        糾其原因,大概是少时养成的性格如此--他留在莲花坞,虞夫人待他严厉,江枫眠对他不喜,而陪在他身边的魏婴,大约与他也不那么感同身受。
        他与魏婴的性格大不相同。晚吟性格有些内敛,而魏婴却是有些张扬。他不会像晚吟一般思虑太多,于他而言,事情便是过去了的,他不会一直沉浸于其中,不断思索究竟对错与否。

        这或许就是江澄此后十三年一直等着他的原因。他需要那么一个答案,那么一个只能由魏婴告诉他的答案。

        我一直感觉,无论是开始分别的两个月,还是之后他独自等候的十三年于江澄而言,都是一样的。
        非说有什么不同,大约就是两个月的时候,他尚可抱着随便絮絮叨叨,而之后的十三年,他只能看着陈情缄默不言。

        但是人总是要发泄些什么的,江澄不与其他人说他的贪嗔痴妄念,当然他也没有和他说这些的人,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和别人写写这些。
        和那些他放心的亲人,友人说说他,说他的贪嗔痴,讲他的这些年的妄想。
       无论他想倾诉的那些人是不是已经下落不明,或是已经身死魂消久矣。

       这或许就是这篇的脑洞来源。
       我想写写在那两个月中的晚吟,写写在那十三年中的江宗主,最后,再写写什么都没了的江澄。
       当然,笔力不济,我只能写出这些阶段中的那么几个片段,思来想去,觉得应当以家书的形式写下来。

       给魏婴,给阿姐,给阿娘写下来。
      所以,就有了这么一篇文章。

       嗯,预计上中下结吧大概至于更新么,这两天大约会写几个片段预告一下,正式更新估计就在下周了QVQ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这里可以称呼我阿凉,欢迎评论留言和我唠嗑啊各位QWQ
       

评论

热度(9)